国内领先的专注于商业秘密与软件著作权的保护平台 国内领先的专注于商业秘密与软件著作权的保护平台.
13926527105

联系电话

zhenjie@ipcoo.com

电子邮箱

工作日 9:00-18.00

办公时间

商业秘密侵权损失依据专利侵权损失计算的适用

因为专注 所以专业

商业秘密侵权损失依据专利侵权损失计算的适用

时间:2020-03-06 15:02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商业秘密被用于侵权生产的,权利人损失依据专利侵权损失计算

【摘要】

在商业秘密民事及刑事纠纷中,权利人的损失主张常常是案件的一大难点,虽然根据《反不正当竞争法》第十七条第三款、第四款规定了商业秘密损失计算方法,即“因不正当竞争行为受到损害的经营者的赔偿数额,按照其因被侵权所受到的实际损失确定;实际损失难以计算的,按照侵权人因侵权所获得的利益确定。经营者恶意实施侵犯商业秘密行为,情节严重的,可以在按照上述方法确定数额的一倍以上五倍以下确定赔偿数额。赔偿数额还应当包括经营者为制止侵权行为所支付的合理开支。”、“经营者违反本法第六条、第九条规定,权利人因被侵权所受到的实际损失、侵权人因侵权所获得的利益难以确定的,由人民法院根据侵权行为的情节判决给予权利人五百万元以下的赔偿。”但是,权利人往往既难确定自身实际损失,又难确定侵权人获利,这类案件的判决多是依据法定赔偿,但法定赔偿的多寡与权利人提出的损失证明有着直接联系,因此怎么确定权利人的损失一直是实务中探讨得最多的。

下面我们结合益阳市资阳区人民法院审理的冷某侵犯商业秘密罪一案(案号为:(2019)湘0902刑初335号),对如何确定权利人损失的问题展开探讨。

【基本案情】
2017年8月15日,宏青公司在成立控股子公司凯清公司。后授权凯清公司为其PE组合式固定床生活污水处理设备在湖南益阳、娄底、长沙、宁乡、吉首等五市唯一技术工艺全权代理战略合作伙伴。
2016年,被告人冷某与宏青公司分别签订《保密协议》及《劳动合同书》,宏青公司每月支付2000元保密费给冷某。
2016年11月1日至16日,被告人冷某受宏青公司委派,前往正境公司接受培训,学习地埋式污水处理设备的罐体生产配方、设备组装、填料生产、设备安装等核心技术。培训完毕后回宏青公司担任生产厂长,负责宏青公司地埋式污水处理设备的制造生产,包括原料配比、配方、制模过程,以及后期的成品安装。
2017年12月5日,被告人冷某从宏青公司离职,2018年3月至6月入职于丽都清源公司。在丽都清源公司就职期间,冷某违反其与宏青公司签订的保密协议,利用自己在宏青公司掌握的地埋式污水处理设备的罐体生产配方、立体填料生物膜等核心技术,为丽都清源公司实际出资控制的洁源公司提供地埋式污水处理设备的生产技术指导,帮助洁源公司生产同类地埋式污水处理设备的罐体和立体网格式填充物成品。
2017年12月,丽都清源公司借用心安公司工程施工资质,以心安公司名义中标益阳市南县洞庭湖三新生态示范区罗文村及班嘴村污水处理设备采购项目,由丽都清源公司负责实际施工建设并按中标金额的1%-1.5%缴纳“管理费”给心安公司。
2017年12月20日,南县洞庭湖三新生态示范区投资开发有限公司与心安公司签订《南县罗文村污水处理设备采购合同》、《南县班嘴村污水处理设备采购合同》,以675000元/套的价格向心安公司购买两套由洁源公司生产的90吨地埋式污水处理设备并安装在南县罗文村、班嘴村。
湖南省科学技术咨询中心鉴定:1、凯清公司提供的“PE固定床生物膜分散组合式污水处理系统物料配方(配料清单)”及“PE固定床组合式污水处理设备生产、安装工艺流程图纸”(《安化县田庄乡异地扶贫安置点60T/d污水处理工程》)等技术资料不为公众所知悉,具有实用性,能为企业带来较大的经济效益,采取了保密措施,属于商业秘密;2、凯清公司拥有的PE固定床组合式污水处理设备生产、安装工艺流程图纸(《汉寿崔家桥镇连家坝社区污水处理项目50T/d污水处理工程》)与南县罗文村、班嘴村污水处理工程中污水处理设备生产、安装工艺流程图纸在局部上构成相同,整体上构成等同;3、基于上海复昕化工技术服务有限公司对凯清公司与洁源公司地埋式污水处理罐罐体样品、污水处理罐填充物样品的成分分析报告,凯清公司地埋式污水处理罐罐体及污水处理罐填充物的配方、成分与洁源公司地埋式污水处理罐罐体及污水处理罐填充物的配方、成分构成相同。
经益阳凌云资产评估事务所鉴定,凯清公司的直接经济损失为人民币705274.2元(3918.19元/T×180T)。
2019年1月18日,被告人冷某被公安机关抓获归案。

【法院裁判】
被告人冷某犯侵犯商业秘密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四十万元,上缴国库。

【案例评析】
本案中,被告人冷某的辩护人曾提出益阳市凌云资产评估事务所利润评估鉴定报告不能作为认定凯清公司直接经济损失依据,那么该资产评估报告是如何进行审计的?其是否有法律基础?

经益阳凌云资产评估事务所鉴定,凯清公司90T的产品单位成本为4081.81元,实现的单位利润为3918.19元。据此,洁源公司销售两套90吨地埋式污水处理设备给凯清公司造成的直接经济损失为人民币705274.2元(3918.19元/T×180T)。
乍一看,这种计算方式似乎合理,但我们还需要弄清楚的是“洁源公司销售的两套90吨地埋式污水处理设备”该如何认定?是认定为《反不正当竞争法》中规定的权利人实际损失、还是侵权人获利的计算基础?
根据法院的审理结果来看,法院并未依据《反不正当竞争法》对该数量进行侵权认定,反倒是依据的专利侵权损失计算标准进行了认定,究竟是如何适用的呢?

根据法院审理意见,法院认:,“本案中被告人冷某已将权利人商业秘密用于生产侵权产品,故在计算权利人损失数额时,可以参照商业秘密、专利民事司法解释中规定的损害赔偿数额的计算方法进行。
而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专利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若干规定》第二十条第一款的规定:“权利人因被侵权所受到的实际损失可以根据专利权人的专利产品因侵权所造成销售量减少的总数乘以每件专利产品的合理利润所得之积计算…”。凯清公司为正境公司授权在益阳市技术工艺代理战略合作伙伴,因冷某的犯罪行为,导致权利人凯清公司地埋式污水处理设备在益阳地区销售量减少180吨。
益阳市凌云资产评估事务所作为具有资产评估资质的鉴定机构,根据凯清公司2018年度销售合同、销售单价、采购产品的型号及数量、生产成本等资料,鉴定出2018年凯清公司90吨产品单位成本为4081.91元,实现的单位利润为3918.19元,据此计算出凯清公司的直接经济损失为705274.2元,在程序上并无不当。该辩护意见不能成立”。

从上述资产审计报告中可以看出,洁源公司销售涉嫌侵权的设备仅90台,而上述法院审理意见中却认为凯清公司“销售量减少180吨”,此180吨是依据何种方法予以计算法院并未明确,但本案在计算商业秘密损失数额认定上作出了一个很好的示例,给商业秘密权利人在计算损失数额上有了一个参考依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