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领先的专注于商业秘密与软件著作权的保护平台 国内领先的专注于商业秘密与软件著作权的保护平台.
13926527105

联系电话

zhenjie@ipcoo.com

电子邮箱

工作日 9:00-18.00

办公时间

商业秘密民事案件如何举证保密措施?

因为专注 所以专业

商业秘密民事案件如何举证保密措施?

时间:2020-03-06 15:52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商业秘密民事案件原告仅需对保密措施问题负担举证责任吗?

【摘要】
根据全国人大常委会于2019年4月23日发文并施行的新《反不正当竞争法》第三十二条规定,“在侵犯商业秘密的民事审判程序中,商业秘密权利人提供初步证据,证明其已经对所主张的商业秘密采取保密措施,且合理表明商业秘密被侵犯,涉嫌侵权人应当证明权利人所主张的商业秘密不属于本法规定的商业秘密。

商业秘密权利人提供初步证据合理表明商业秘密被侵犯,且提供以下证据之一的,涉嫌侵权人应当证明其不存在侵犯商业秘密的行为:、

(一)有证据表明涉嫌侵权人有渠道或者机会获取商业秘密,且其使用的信息与该商业秘密实质上相同;
(二)有证据表明商业秘密已经被涉嫌侵权人披露、使用或者有被披露、使用的风险;
(三)有其他证据表明商业秘密被涉嫌侵权人侵犯。”

根据上述法律规定可以看出,与2017年修订的《反不正当竞争法》这一旧法相比,新《反不正当竞争法》修改之后,明显减轻了权利人的举证责任。新法规定权利人在商业秘密民事审判程序中,仅需提供初步证据,证明其采取了保密措施,并合理表明商业秘密被侵犯即可;而相应涉嫌侵权人则需要证明权利人所主张的内容不构成商业秘密的举证责任。那么这是否意味着在商业秘密民事案件中,权利人仅仅只需要对保密措施的问题负担举证责任即可了呢?

下文我们将结合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审理的北京捷适中坤铁道技术有限公司(简称北京捷适公司)与青岛捷适铁道技术有限公司(简称青岛捷适公司)等侵害技术秘密纠纷一案(案号为:(2017)京73民终110号)为例,对商业秘密权利人的举证责任问题进行分析。

【基本案情】
郭磊于2010年底入职青岛捷适公司,担任公司技术人员,同公司签订了保密协议,工作职责包括绘制用于模具生产的图纸,并负责保管、经手模具研发相关图纸。郭磊绘制、保管的相关图纸可以体现出模具的秘点技术信息。
2012年初,郭磊就职于北京捷适公司,担任公司技术人员。
2013年间,郭磊提议将上述模具技术申请为专利,并提供专利申请所需材料。后北京捷适公司于2013年4月26日提出“一种用于模制纵向轨枕的模具”专利申请,上述专利于2013年10月9日公开(公告)。该项专利内容与青岛捷适公司设计的模具中的核心秘点技术信息具有同一性。

【法院裁判】
一审:一、自原审判决生效之日起,商文明、北京捷适中坤铁道技术有限公司、郭磊、徐啸海、岳渠德停止侵权;
二、自原审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北京捷适中坤铁道技术有限公司赔偿原告青岛捷适铁道技术有限公司经济损失一百万元,商文明、郭磊、徐啸海、岳渠德对此承担连带责任。如商文明、北京捷适中坤铁道技术有限公司、郭磊、徐啸海、岳渠德未按本判决所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则应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案件受理费一万三千八百元和财产保全费五千元(青岛捷适铁道技术有限公司预交),由北京捷适中坤铁道技术有限公司负担(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七日内交纳)。
二审: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一审法院认为】
一、青岛捷适公司委托求实公司加工涉案模具并制作图纸,获得了市场竞争优势,对该图纸求实公司已明确承担保密责任并认可权利归青岛捷适公司所有,青岛捷适公司通过与员工郭磊等人签订劳动合同、保密协议、竞业禁止协议等采取了足够的保密措施,因此该图纸应为青岛捷适公司的技术秘密,郭磊等员工对此负有保密义务,北京捷适公司辩称此图纸为公知技术,证据不足,原审法院不予采信。
二、郭磊在青岛捷适公司任职期间负责模具的技术研发与生产,在其到北京捷适公司任职后二年内仍对青岛捷适公司的技术秘密负有保密义务。经鉴定,北京捷适公司的模具专利与青岛捷适公司的技术秘密已构成部分同一性,对此北京捷适公司并未提交证据证明相关技术由其独立研发或全部技术方案已被案外人公开,故应视为专利技术内容来源于青岛捷适公司的技术秘密,北京捷适公司的行为构成侵权,应立即停止侵权并依法承担侵权责任,赔偿因此对青岛捷适公司造成的损失,商文明、郭磊、徐啸海、岳渠德作为专利发明人,应与北京捷适公司承担连带责任;北京捷适公司等被告以公司股东纠纷及合同纠纷为由辩称否认侵权,证据不足,原审法院不予采信;被告徐啸海、岳渠德经原审合法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不影响原审法院依据查明的事实依法作出判决。

【评析】
由上述一审法院的审查理由来看,一审法院在处理商业秘密侵权纠纷案件中,关于举证责任分配问题明显是依据新《反不正当竞争法》第三十二条的相关规定。
被告方提出“该案在未进行公知性鉴定的前提下直接进行同一性鉴定,违反了司法鉴定的一般准则”等抗辩理由,但法院审理认为,从市场竞争优势、与员工及供应商签署了保密协议、竞业限制协议等情况下,可以认定原告方采取了足够的保密措施,被告方亦应当承担相应的保密义务,被告方辩称涉案技术属于公知信息证据不足,由此可见法院审理此类纠纷时,认为原告作为权利人方尽到保密措施的证明的责任下,被告方应当对涉案争议内容的公知性承担举证责任。

同时,本案法院认为:在具备同一性鉴定的情况下,由于被告方未举证证明其所使用的专利技术系独立研发或被案外人公开,因此推定其所用的专利技术行为系来源于原告方,其使用行为则构成侵权。这里法院的审理思路同样是依据了新反法第三十二条第二款规定的内容,即“商业秘密权利人提供初步证据合理表明商业秘密被侵犯,且提供以下证据之一的,涉嫌侵权人应当证明其不存在侵犯商业秘密的行为……”。

由此可见,就司法实务来看,商业秘密民事纠纷中,对于原告的举证责任的确有所减轻,但原告却不仅仅只需要对保密措施的问题予以证明,就本案为例,原告同时仍然需要“合理表明自己商业秘密被侵犯”,这个“合理表明”不同于我们语义理解的口头表达,而应当是有相应证据予以证明,例如本案则是通过同一性鉴定来证明两者所用技术的相同性或相似性。这也是实务中比较常见的针对技术疑难问题,法院常常会委托相应专业鉴定机构提供的技术辅助,帮助法官对技术侵权相关的问题作出对应的法律事实认定。
虽然此案例比较简单,但是对《反不正当竞争法》条文的理解确有莫大帮助。知识产权纠纷,尤其是有关商业秘密纠纷的问题向来是司法实务的难点,尚有极大的探索及实践空间有待挖掘,本篇仅就其一作浅要探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