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领先的专注于商业秘密与软件著作权的保护平台 国内领先的专注于商业秘密与软件著作权的保护平台.
13926527105

联系电话

zhenjie@ipcoo.com

电子邮箱

工作日 9:00-18.00

办公时间

侵犯商业秘密罪辩护之未签署保密制度的认定

因为专注 所以专业

侵犯商业秘密罪辩护之未签署保密制度的认定

时间:2020-03-09 10:53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侵犯商业秘密罪辩护案件之为签署保密制度不影响侵犯商业秘密的认定的典型案例

【关键词】
商业秘密罪  保密制度   

【导读】
根据法律规定,商业秘密是指不为公众所知悉,能为权利人带来经济利益,具有实用性并经权利人采取保密措施的技术信息和经营信息。在判断行为人的行为是否涉嫌侵犯商业秘密时,应当首先审查的是商业秘密存在与否,而商业秘密存在的最重要一个要件就是具备保密措施,这是商业秘密必备的一个要件,但下文要分享的这一则案例中,辩方提出权利人并没有设置保密制度对公司涉密信息进行保护,因此侵权人的使用行为不应当认定为侵权。法院是如何看待这一问题的呢?权利人未制定保密制度的情况下是否会影响侵犯商业秘密的认定呢?

【裁判要旨】
虽然没有证据证实权利人与涉案侵权人签订了保密协议,但是作为劳动者,保守在工作中掌握的用人单位的相关技术信息和经营信息等商业秘密,未经允许不得随意使用、扩散是一项基本的劳动纪律和职守道德要求。
我国刑法并未规定权利人有无制定保密制度作为认定是否构成侵犯商业秘密罪的构成要件。因此,权利人是否制定了保密制度并不直接影响对权利人是否拥有商业秘密以及涉案侵权人是否侵犯商业秘密的认定,不影响案件本身的定罪。

【基本案情】

肇庆市鼎湖仪表厂是主要生产自动化仪表及系统制造的企业(生产、销售的产品包括物位开关)。被告人林某原是该厂的技术管理人员,负责技术资料的操作和运用以及产品销售等工作。
被告人林某利用其在工作中掌握该厂核心技术和销售客户资料的便利,在辞职前用光盘将该厂由其操作的电脑上将核心技术(包含有启动程序和电路图)和客户资料刻录带走。
2010年12月,被告人林某从鼎湖仪表厂辞职。
2011年4月开始,被告人林某成立了三越公司,生产、销售物位开关,其产品相关的启动程序和电路图都是利用其掌握的鼎湖仪表厂的模式制作,其中电路图有部分修改,核心技术没有改变。
被告人林某利用其掌握原鼎湖仪表厂的客户资料,通过肇庆市科立仪表有限公司经销,将其产品销售给原属于肇庆市鼎湖仪表厂的客户,包括玉环机械厂、玉环县环球润电制造有限公司。
至2012年3月28日被工商部门查处时止,被告人林某生产、销售的物位仪表产品共339台,按市场均价鉴定价值919350元,扣除生产耗材(56788.72元),鼎湖仪表厂因客户流失和涉案产品销量减少而带来的实际损失为862561.28元。
2012年3月28日,肇庆工商行政管理局查处三越公司,后于2012年12月12日对被告人林某及三越公司作出行政处罚。
被告人林某及三越公司在被检查并作出行政处罚后,继续生产同类型产品共281台,销售给玉环县机械配件厂、玉环久合橡塑机械有限公司、玉环县环球润电制造有限公司等。
该281台物位仪表按同期鼎湖仪表厂销售均价计算,销售额为928067.5元,扣除生产耗材(46102.53元),鼎湖仪表厂因客户流失和涉案产品销量减少而带来的实际损失为881964.97元。经评估,被告人林某的行为导致鼎湖仪表厂六个专有技术研发费用(无形资产)损失为62.7万元。
综上,被告人林某的行为导致鼎湖仪表厂损失合计2371526.25元。

【法院裁判】
一审:一、被告人林某犯侵犯商业秘密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八个月,并处罚金十五万元。二、扣押在案的无牌电脑主机、笔记本电脑各一台、光盘二张、U盘一个、移动硬盘二个等作案工具以及赃物,均予以没收,上缴国库。三、被告人林某应在判决生效后十五日内向肇庆市鼎湖仪表厂退赔2371526.25元。
二审: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案例评析】
本案中,上诉人及其辩护人提出:“没有证据证实上诉人与鼎湖仪表厂签订了保密协议,上诉人没有保密义务。”、“从现有证据看,上诉人作为鼎湖仪表厂的技术人员及销售人员,因工作需要,手提电脑里存有技术资料和客户资料。因此,对产品的芯片和核心模块采取加密措施,显然不足以防止涉密信息泄露。所以鼎湖仪表厂芯片的加密措施对上诉人林某是不可能有作用的,本案中是否采取保密措施唯一就是看双方有没有签订保密协议,但这个最有法律意义的证据,也根本不存在。上诉人由于工作需要,长期复制工厂的有关技术资料,在厂内也是公开的,老板赵浩勇对此也表示赞许和同意,为此还专门配一台手提电脑给上诉人林某方便复制保存资料带回家开展工作。所以,以此认为上诉人林知复制技术资料有什么不正当之嫌或者以为上诉人林知是在鼎湖仪表厂辞职前才去复制时错误的。另外,上诉人林某在厂期间与离场时,工厂从来没有与他签订过任何保密和不得使用这些技术的协议合同。相反,上诉人开展生产自己的产品后,曾两次登门拜访赵浩勇征询意见,赵浩勇从不提出要求签订限制性的协议不同意使用这方面的技术。因此,鼎湖仪表厂没有保密措施,一审认定鼎湖仪表厂的技术信息和客户信息属于商业秘密是错误的,造成认定事实错误。”
综上,对于上诉人林某是否具有保守商业秘密义务的问题应当如何分析呢?

从法院观点来看,主要有以下两点理由:

第一、上诉人在工作期间接触并掌握了权利人的商业秘密。
劳动合同证实上诉人林某于2006年开始在鼎湖仪表厂工作至2011年,上诉人林某供述其在鼎湖仪表厂主要是从事包括开发物位仪表的控制系统、产品装配在内的工作,相关产品的技术资料由其保存在其工作使用的电脑中;鼎湖仪表厂员工黎某颜及法定代表人赵浩勇亦陈述上诉人林某在鼎湖仪表厂的工作涉及到该厂的技术及技术资料,其中黎某颜陈述上诉人林某主要负责一些技术方面的工作,如有时将程序写入芯片等。
因此,上述证据可证实上诉人林某在鼎湖仪表厂工作期间接触并掌握了权利人的商业秘密。

第二、权利人对涉密产品的参与研发人员等具有保密要求。
商业保密协议、软件保密协议证实鼎湖仪表厂在2002年委托了罗某、王某芳等人编写控制软件签订了保密协议,印证了权利人鼎湖仪表厂对涉案商业秘密产品的参与研发人员等具有保密要求。

第三、虽然无证据证明权利人与上诉人签订了保密协议,但上诉人作为劳动者,仍应遵守劳动纪律和职守到的,保守在工作中掌握的用人单位的相关技术信息和经营信息等商业秘密。
且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第三条即规定,劳动者应当遵守劳动纪律和职业道德。因此,虽然没有证据证实权利人鼎湖仪表厂与上诉人林某签订了保密协议,但是作为劳动者,保守在工作中掌握的用人单位的相关技术信息和经营信息等商业秘密,未经允许不得随意使用、扩散是一项基本的劳动纪律和职守道德要求。上诉人林某基于劳动关系,在鼎湖仪表厂工作过程中掌握了有关技术信息和经营信息等商业秘密,未经权利人允许应不得使用上述信息。
此外,上诉人林某及辩护人在本案的审理期间对鼎湖仪表厂提交的上述三份文件的真实性曾提出异议并申请对文件形成的时间作司法鉴定。
对于此问题,二审法院认为由于我国刑法并未规定权利人有无制定保密制度作为认定是否构成侵犯商业秘密罪的构成要件。因此,权利人是否制定了保密制度并不影响对权利人是否拥有商业秘密以及上诉人林某是否侵犯商业秘密的认定,不影响本案的定罪。故原判认为鉴定没有意义不同意其申请并无不当。
综上,上诉人林某作为劳动者,掌握了用人单位的商业秘密,有保守商业秘密的义务。上诉人林某及其辩护人认为双方没有签订保密协议,上诉人林某没有保密义务,可以自由使用的意见理据不足,不予采纳。
  • 上一篇:没有了
  • 下一篇:没有了